首页> 亚博体育官网app> 虎君> 第74章 复姓纳兰,名铁拳

第74章 复姓纳兰,名铁拳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    雨轩桥畔的参天梧桐,遮住了阳光,却遮不住少女那娇俏明媚的容颜。

    月白色的宫装,淡雅处却多了几分出尘气质。

    女孩美眸似清泉,顾盼间华彩流溢,红唇间漾着清淡浅笑。

    一看便是贵家千金。

    身后还有一名老伯相随,满脸无奈和宠溺。

    秦隐斗笠抬起间,那棱角分明的脸孔也映入少女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咦?年龄也不大嘛,还以为是位大师傅。”

    女孩弯弯的眉毛轻轻挑了挑。

    “本……小姐问你话呐!二两金,不要你的牌子,为我雕块玉!”

    宫装少女走到摊子前,盯着秦隐,言语间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秦隐眼皮抬起又放下,将剩下的两块引灵玉牌收回行囊,“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几块大引灵牌卖的钱已经远远超出他的预料了,他是出来卖阵牌的,不是卖身的。

    宫装少女瞪圆了眼睛,声音拔高道:“我给你钱,又不是让你白做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秦隐头也不抬的说道。

    少女呆住了,唇角的清浅笑容也凝固住。

    她身后的老伯叹了口气,暗自摇头中准备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然而他却没看到女孩此时眼中升起的明亮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清脆的掌声拍响。

    黛眉弯弯如新月,少女飞速转了一圈,宫装裙摆荡起似池塘涟漪。

    待停下后女孩儿脸上已然挂上自得又略带骄傲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李伯,什么是高人?这就是高人呐!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今天出来一定能碰到高人,我的眼光,简直太准了!”

    少女兴奋开口的同时,秦隐甚至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小星星。

    “高人,你一定要给我留下名字。刚刚你在卖玉牌的时候,本小姐都看到啦,你的手又稳又巧,都能刻出花来,本小姐以前可是从未看到过。”

    毕方:……

    胖雀子麻木的看向秦隐,女人这种生物它是看不懂。

    少年眼中,女孩身后的老伯露出宠溺又无奈地目光,看向自己露出征询。

    “纳兰铁拳。”

    将长案上的东西都打包收拾好后,秦隐不冷不热的留下一句,准备起身走。

    “好名字!高人的起名也是大有风范,李伯,这天下复姓纳兰的灵纹大家有哪些?改日我一定上门求教。”少女丝毫不觉这名字怪异,反而兴致勃勃的问向身后老者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老仆真没听过。”老者苦笑道,自家这小郡主偷偷跑出来就彻底换了个性子一般。

    这天下奇才如过江之鲫,数不胜数,更何况这名字一听就知道是在诳人。

    偏偏自家小郡主还信了。

    这解释起来更头大,索性还是依着小郡主的性子接话吧,过后自然就忘了。

    “纳兰大师,我给你五两金,你就给我雕个玉佩嘛。”

    少女伸出嫩白如玉的五指,娇嗔道。

    “不做,我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秦隐将布囊扛上,转身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“接好这十两金子,老老实实坐下,听这位仙子的吩咐。”

    唰的一声,折扇打开,金子直接被抛在长案上。

    一名穿着白色锦服,却脸大如饼的青年带着两名家丁站在秦隐面前,神色倨傲。

    宫装少女听到那青年的语气下意识的皱起眉头,当再看到那张一言难尽的脸和奸猾的小眼时,瞳孔深处已是充满了厌恶。

    满脸和善的李伯,此时面色也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还没等这一老一少说话,一道声音已经淡淡响起。

    “滚开。”

    秦隐漠然俯视着对方。

    白服青年的脸阴沉了下来,两指向前一甩。

    两名身形魁梧的家丁二话不说就准备上前按住秦隐。

    “我唐虎”

    秦隐单手一压长案。

    烟尘崩起间,醉今朝已然被他反身抄入手中。

    刀不出鞘,横身重重一扫!

    两名护卫眼球爆凸,顿时口吐鲜血,同时横飞一丈远。

    唐虎惊骇的目光中,秦隐淡漠的眼神从斗笠下露出一瞬。

    横握重达六十一斤的宝刀从下而上,再度一撩!

    沉重的刀身将空气压迫的一滞,微白气浪在众人眼中腾起成圆。

    神鬼呼啸声中,刀鞘狠狠抽在唐虎的脸颊,肉眼可见的那张大饼脸被生生挤扁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血雾夹杂着牙齿喷出。

    唐虎倒飞出两丈,重重落地,眼见那张大饼脸瞬间就肿起和猪头一般。

    宫装少女已经激动的脸色通红,双手捂住自己的微微隆起的胸口,口中喃喃:“高人呐……”

    她视线中“纳兰铁拳”先生的身子突然一停,侧首露出棱角分明的下巴,“还不快走!”

    少女眼睛已经瞪圆,痴迷的看着那豪迈的侧影,脸颊微红道,“纳兰大师……”

    秦隐的嘴角一抽,直接看向李伯,“这里不是久留之地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单手提刀大步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雨轩桥下围观的人群不由自主的分开道路,敬畏的注视那道身影龙行虎步离开,无人敢阻。

    当秦隐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此地,唐虎才吐着血沫挣扎着撑起身子,怨毒的冲着人群后方大喊道:

    “安敢惹我唐虎!!”

    “纳兰……铁……拳!来人,给我杀了他!!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个小娘们,是帮凶……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谁曾想刚说到这一句时,一只脚掌直接抽到了他另半边脸上。

    这一脚直接将他横踢三丈远,噗通一声落入水中。

    刚刚面容和善慈祥的李伯,收脚抬头,此刻眼中已经布满寒冰,“好一颗狗胆。”

    “哼,竟然敢命人向纳兰大师报复。本宫没心情了,李伯你快点处理完。本宫累了,想快些回府。”

    少女跺跺脚,凶巴巴对着河水做鬼脸。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当李伯再度看向那群从远方奔来的人群时,眼中已没有了感情。

    一道、两道、三道……

    大江奔涌的声音于周身腾起。

    喧嚣的人群一寂。

    无数双惊惧的视线同时投来。

    那是……

    灵修者的声音!

    一个老仆,竟是江河境的大灵修者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多年后,一名牙都快掉光的老头晒太阳时,最爱跟自己孙子吹嘘的就是这一段。

    他曹老七可是把长案租给秦隐的那处摊地的东家,当时就在人群的最前面。

    金阳三虎的唐虎少爷,被水灌出了失心疯。

    而唐家的整整两队护卫,都被掷入河里下了饺子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水灵秀气的女孩儿,等骑马的将军率兵跪在她面前时,人们才知道,那是王爷的女儿……

    九江郡主,燕瑶!